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視野 > 在蘭州玩石頭的諸城人

在蘭州玩石頭的諸城人

2019-06-14 14:39:25 來源:
 黃河自古出奇石。 
  發源于巴顏喀拉山的黃河,自青藏高原俯沖而下,把造山運動、火山爆發產生的各種巖石帶入河道,經長期的搬運、沖刷,形成大大小小外形光滑的卵石,這些卵石隨著地勢的突然平緩而沉積下來。 
  黃河穿蘭州城而過,在西固達川到烏金峽150余公里的黃河沿岸蘊藏的卵石層的面積與厚度為他地未見,這之中具有觀賞價值的即黃河石。宋代杜綰在《云林石譜》中云:“蘭州黃河水中產石,有絕大者,紋彩可喜,間于群石中得真璞,外有黃絡。又有如物象黑青者,極溫潤,可試金。” 
  石,自然乃黃河石也。此石在坊間又名“蘭州石”。 
  用玩石行家的話說,黃河石歷經億萬年火與水的鍛煉沖刷,乃天造地就、鬼斧神工之物。 
  在蘭州城里數以千計的“玩石者”中,有一位諸城人,“玩”得有些名堂。他就是66歲的陳俊茂。 

  陳俊茂,1953年6月出生,諸城市石橋子鎮王家清河村人。1960年在劉家清河上小學,1968年3月在諸城第十一中學(馬莊鄉臧家莊)學習,1972年元月高中畢業回村(當時大學停招),1973年12月應征入伍在蘭州軍區服役,2008年于蘭州軍區聯勤部營房部副部長職位退休。退休后經石友介紹進入了賞石圈子,曾任甘肅省黃河石協會執行會長,現任甘肅省觀賞石協會常務副會長。本人酷愛奇石,更愛蘭州黃河石,現收藏蘭州黃河石千余方(不含贈送好友一百多方),其中精品有近百方,在蘭州眾多奇石收藏者中藏石數量和質量是最多的之一。

 陳俊茂和他的石頭
  從觀石到讀石、悟石再到今天癡迷于石,陳俊茂用了20年的時間。他曾因不識石而不喜歡石,但現在為了尋覓一塊石頭,他會順著黃河走到紅古。《平湖秋色》是陳俊茂一千多塊藏石中的一塊黃河石佳品,是他從西固的一石友手中買來的,跑了無數趟西固、整整“磨了”三年之后,那位石友被他的誠心所感動,最后忍痛割愛了。 

  就是到了現在,每每新得了一塊石頭,陳俊茂還是改不了老習慣--睡到半夜里爬起來去看石頭,輕輕摩挲一番之后,再去接著睡。“如果不這么折騰一下,那個覺肯定就睡不踏實。”陳俊茂覺得他周圍的不少石友,包括他自己在內,個個都像宋代的那個石癡米芾,“米芾愛石如癡如狂,見了奇石呼為兄弟倒頭拜禮,我們雖不至于如此,但也差不了多少,為了石頭,其他都顧及不了。”玩石乃是需要一定的物力支撐的,陳俊茂玩石這么些年,投入亦不少,雖然花的是自己的工資,但偶爾也會有阻力的,這個時候,陳俊茂最慣用的便是“善意的謊言”———“買的,我就說石友送的;一千元買的,我就說一百元撿漏的。”

 

 紅日映青松

  玩石多年,撿漏的事,有,但少之又少,“走眼”的事倒不少,用陳俊茂的話說“學費交了不少”。之所以“走眼”,陳俊茂總結最主要的原因是心態沒有放平緩,在沒有讀懂石頭的情況下心就浮躁起來,想到了很多塵念俗情。“玩石靠眼力,這個眼力背后是你的文化底蘊和平和的心態,真正愛石者從沒想著靠石頭一夜暴富。”就在前兩天,又一次有人找到陳俊茂提出要買他的名為《紅日映青松》的黃河石,開出的條件是價格由陳俊茂定。《紅日映青松》是一塊沒經過任何加工打磨的黃河石原石,其無論是形、色、質、紋乃至大小皆佳,而由紅日、青松、色彩構成的畫面既具象又抽象,甚而充滿意象。這是陳俊茂最為寶貝的一塊黃河石,他從中能解讀出很多的意境。此前就有人要買還給出了一百萬元的價錢。 

  不賣!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陳俊茂又一次一口回絕。

 

臨江仙

  “賣了它我就看不到了。都知道一石難求,我們的收藏也是一種保護,不然它就進了攪拌機成了混凝土。當然我收藏了這么多石頭,也不是為了孤芳自賞,我會給喜歡的朋友贈送,也會和志同道合的石友交流,我覺得這種狀態最好。”與石結伴20多年,陳俊茂說自己最大的獲益是悟懂了“石頭精神”,“我們做人就要像石頭一樣,無論放在哪里,都不改本色。”文/雷媛 圖/趙鑫遠 據《蘭州晨報》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