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視野 > 隋源的“文化苦旅”

隋源的“文化苦旅”

2015-04-26 09:27:24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  記者 王瑋

隋源近照

  2015年的初春,諸城文化圈的一條新聞不脛而走——由中國言實出版社出版的諸城本土作家隋源的《“龍城”紀——天下何以“厚”諸城》終于面世了!這部歷時八年完成的力作,對諸城地方文化代表性資源進行了全面、系統的解讀。該書洋洋灑灑32萬余字,以時間、朝代為經,人物、事件為緯,為讀者展現了一部內容宏富、氣脈貫通的諸城文史長卷。請看——


  2015年1月13日,隋源在昌城老家一座長滿了高大銀杏樹的園子里,敲下《“龍城”紀》的最后一個字,心里一下子踏實了。
  在《“龍城”紀》的后記里,他對這一刻有過這樣一段描述:“我猜測這是一種類似臨盆的感覺,然而卻沒有陣痛。疼痛的時候都在前面經過了。”
  八年磨一劍。別人看來,這是一本書的新生,多么令人欣喜若狂;而對隋源來說,他更愿意把這看作一種結束,終于結束了。
  如釋重負。
  他和別人,從來就不一樣。


“我被自己騙了”


  說起寫《“龍城”紀》的初衷,還要把時間推回到2006年。酷熱難耐的夏天,隋源在三里莊水庫旁的樹蔭里讀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,腦子里突然蹦出一個想法:我端坐的這塊土地豈不是也該有它的文化之旅?
  這個突然萌生的念頭,像熟透的豆莢在腦海崩裂,但又并非只是想想。“我以前編過文化刊物,對諸城文化的了解自認為熟絡”,隋源說,他打算用一年的時間,寫一本關于諸城的書,理清諸城歷史文化發展的脈絡。
  隋源把他寫書的這個老家的園子,賦名“稀松園”,因為這里以前是一片松柏的苗圃。它北靠膠新鐵路,西、南是開闊的農田,東有村落,雞犬相聞,是個名副其實的“世外桃源”。
  “我被自己騙了”,在稀松園里,隋源老老實實地“交待”,人們說起山東各地的歷史文化,常說“諸城厚,安丘透,博山秀”,隋源漸漸發現自己卻對諸城文化的厚重預判不足,“越寫越多,不斷發現新的內容,工程量遠超預期。”
  一年的寫作期變成了八年,當然遠超預期。
  八年,“唐僧師徒已除盡妖魔取到真經走在回家的路上了;曹雪芹先生的《紅樓夢》快殺青了;抗日戰爭勝利了;養貂的鄰居老李買上大奔了……”隋源在《“龍城”紀》的自序里這樣寫道。
  最讓人“耿耿于懷”的莫過于鄰居老李都發家致富了,而自己家,隋源卻因為寫書一貧如洗。“現在哪有人看書了?不活了?不養老婆孩子了?喝著西北風就能寫書?”老父親的話還在耳邊回響——只有老父親把話挑開了,一針見血地說了。隋源知道,家里的其他人雖然沒說什么,但都是一肚子的不愿意。八年沒有正式工作,沒有固定收入,主要精力就在寫書上,搭上時間和金錢,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怎么辦?
  一邊是沉甸甸赤裸裸的現實困境:沒油炒菜了,沒錢給孩子交學費了;另一邊,是遲遲未竟的書稿和文人的滿腔熱情:一旦開始寫了,就一定要寫好,追求完美,不留遺憾。他與生活抗爭,與自己抗爭,沒有想過退路,從未想過放棄。
  “我寫這本書最大的阻力,不是書的內容,而是生活,我要抵抗來自生活的干擾。”隋源有些自嘲地說,“我的幾乎散了架的生活,就像一個生雞蛋掉到了地上,看上去稀里嘩啦,一塌糊涂。”
  2010年8月,實在承受不住來自生活的壓力,隋源不得不中斷寫作,在妹妹的介紹下,他跟隨國內某電力公司赴巴西從事火電廠援建項目,做了那個項目防保部門的管理人員,百日巴西之旅,給他改變最大的,不是終于認識到了金錢的重要性,而是更加堅定了他的文學態度:對待文學創作,要更嚴肅,更投入。在創作《“龍城”紀》的間隙,他忙里偷閑,把這段難忘的巴西之旅寫成紀實文學《走巴西》,還在書的扉頁印下:第一本遠行的書,獻給母親。讀了這話,讓人眼角有點濕潤。唉,文人終究是文人,就是在金礦面前看到的,也還是文字。


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


  “《‘龍城’紀》,諸城人解讀諸城歷史文化的一本好書。雖僅粗讀部分篇什,已然深受震撼:史料豐贍,卻又能出入自如;語言曉暢,但不乏古典之美。寫法之新穎,視角之獨特,更是令人耳目一新,讀來如飲醇醪。盜改孔子之語以贊曰:實為‘文質彬彬’之佳作。”濰坊市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高培忠在讀過部分篇章后,給出了這樣的一段評價。
  “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”,這是曾風靡一時的暢銷書《明朝那些事》的副標題,作者當年明月用一種老道、通俗、幽默的手法,用現代人更樂于接受的方式,將一個朝代進行了全景展示。
隋源做的,也是這樣一個工作,他展示的是諸城,從白堊紀到新世紀。
  “他的生活是沉悶的,但是他寫書,語言卻是輕快的,明亮的。”隋源的朋友管清志在讀過《“龍城”紀》之后,給出了自己的評價。
  隋源是一個骨子里透著幽默感的人,這份幽默感,體現在文字上,是字里行間透出的詼諧,漫不經心處埋下的“包袱”,嚴肅但不失活潑,學術但卻通俗。“寫文章做學問,要從三個方面下功夫,義理、考據和辭章”,隋源解釋說,《“龍城”紀》以正史為基礎,內容經得起推敲,“似是而非的東西要去核實”。
  為了寫作《“龍城”紀》,隋源出入圖書館、檔案館,進城找史料也下鄉做考察,在稀松園他的書房里,還堆滿了資料,《中國文化史》《東夷文化研究》《齊都名著》《前漢演義》《后漢演義》……他把讀書稱作“軟磨硬泡”,幾百萬上千萬的文字,閱讀了消化了思考了,再形成自己的文字和思路。史書枯燥無味,史料浩如煙海,他常常讀得廢寢忘食、晝夜顛倒,“希望在史書生硬的記載中,可以找到更多反映人性的細節。”隋源心里清楚,他要寫的,是一本集知識性與可讀性于一身的書籍,如果寫得生硬,讀者不愛看;但一味使用文學語言進行詩一般的寫作,又會降低其作為一本歷史性讀物的知識性,他始終要把握好一個度。
 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,隋源書中所記錄場所,他都親自去過,隋源說,這樣才能言之有物。
  “研究地方文化的很多,但是進行系統研究的不多。這樣的一本在大時空坐標下研究、解讀諸城的書籍,可以填補諸城地方文化研究的一個空白。”管清志說道。而市前政協主席郭金泰先生則說:“《‘龍城’紀》一書在手,可通讀諸城,親近歷史,解讀文化并讓人享受到開卷之益。它無疑是一本便于普及和傳承諸城地方文化的優秀力作。”
  隋源倒是沒有想那么多,他只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諸城,了解諸城,“在通讀諸城的同時,讀通諸城。”
  隋源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寫道,這些年他的生活軌跡從諸城出發,至北京至濟南再至諸城,最終回到老家,終點又回到起點。可是他沒有去想的是,人雖然由著自己的心性慢慢退回了本初,作品卻在一步一步走出諸城,去往更大更遠的地方,將諸城文化傳播,傳承。


如果可以,做個真正自由人


  說到心性,隋源評價自己是一個向往自由的人。他曾在體制內謀生,工作穩定,待遇也不錯,令外人羨慕,可他卻覺得不自在,“我想過一種自由的不受約束的生活,要想創作,心里首先要自由。”“自由”的代價是沉重的,最現實的便是沒有了固定收入,生活失去保障。尤其是在他創作《“龍城”紀》這八年時間里,他要抵住外界的誘惑和干擾,要忍受清貧,盡管他從不后悔自己的選擇,可是心底,始終對家人感到虧欠。
  采訪的最后,記者問隋源,你寫了這歷朝歷代的人和事,如果真能穿越,你想回到哪朝哪代?
  他的回答是魏晉,你看那暢飲的阮籍,打鐵的嵇康,多么率性自然,我和他們最投脾氣。
  隋源說的不假,他和朋友邀月稀松園下,興之所至,脫下襯衫,便在篝火旁起舞,放浪形骸,旁若無人。這是他所向往的自由之態。

出版發行的《龍城紀》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李杰欣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新世佳彩票安卓 美人捕鱼教程 比分直播188比 现在大话畜牧都是养什么赚钱快 新11选5 北京什么地方赚钱最快 足球比分大师 188蓝球即时比分 迅雷赚钱宝内网收益 财神捕鱼下载 20选5 let 039 s go 怎么赚钱 国彩苹果 开兰州牛肉面馆赚钱吗 黑龙江6+1 网上最火赚钱的游戏是什么软件